2020赛季30大球员系列:第24位 情仇难却 德马尔德罗赞

德马尔-德罗赞,上季篮球生态预测本季排名32名,本季沈知二投票排名第24位,较预测上升8位。

2020赛季,德罗赞的ORPM(进攻线位,RPM(线位,RPM WINS(线,PER(球员赛季表现评级,平均数为15)21.6排在联盟第25位,GMSC17.78排在联盟第16位,VORP(可替代值)2.3排在联盟第29位。

德罗赞成为了猛龙队史上一个举足轻重的球员,即使他最终没能为多伦多带去总冠军,即使他在夺冠前夜被交易,即使他和猛龙有过那么那么多伤心的季后赛经历。

康普顿是德罗赞长大的地方,在一个帮派的地盘里。很小的时候,他就要面对死亡,因为帮派暴力事件,他失去了几个亲人,甚至有身边的帮派朋友杀害了另外一些朋友。他认识不少黑帮成员,他的母亲甚至参加过一个20个黑帮成员的葬礼。

“我不会装作很酷地说自己见过大风大浪。”德罗赞对于自己的黑帮经历是这样说的,“我的家庭有一半是帮派成员,我最亲密的朋友是帮派成员。在我上高中的时候,有一批帮派成员经常来看我打球,直到今天依旧有人在看我打球。对我来说,我喜欢把大家聚集在一起,这样会让我远离生活在一个帮派组织里的感觉。”

大一那年,德罗赞场均13.9分5.7篮板,投篮命中率52.3%三分球16.7%罚球64.6%,他在最后七场比赛中场均得到了19.1分并且帮助球队进入NCAA锦标赛第二轮。Pac-10锦标赛上,他被评为最有价值球员,得到了大学最高的25分,带领大学夺冠。

一方面,他的身体素质突出,12岁就能扣篮,高中时期获得过麦当劳全美扣篮冠军;另一方面,除了身体素质,德罗赞的技术还有非常大的提升空间。

这是个困难的抉择。参加选秀还是回到大学,对于他来说是各占50%的。最终迫使他义无反顾参选的,是很有可能成为前十的选秀顺位,以及加入NBA才能获得大额的金钱——母亲患有严重的红斑狼疮,亟需这笔钱治病。

讲个题外线月,屠呦呦团队提出应对“青蒿素抗药性”难题的切实可行治疗方案,并在“青蒿素治疗红斑狼疮等适应症”“传统中医药科研论著走出去”等方面取得新进展,获得世界卫生组织和国内外权威专家的高度认可。

“看到妈妈受到疾病困扰而痛苦,这是非常难受的事情,这也是一直鞭策我努力(进入NBA)的原因。”德罗赞说。

糟糕的不仅如此,德罗赞的父亲患有严重的肾脏疾病,虽然成为NBA球员甚至球星,让德罗赞赚到了足够多的钱保障家庭成员就医费用,但往来于球场与医院依旧让德罗赞非常疲惫。

职场上的不如意,家庭疾病困扰,不知道是哪一种——或者二者都是,在逼迫着德罗赞承受更多的压力。2018年2月17日,德罗赞在推特发了一条消息,一石激起千层浪:

德罗赞是当前NBA大环境下第一个表达被抑郁症困扰的超级球星,随后不久,乐福也直言自己有同样的困扰,一时间,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抑郁症和德罗赞身上。

“归根结底,我们都是活生生的人。我不管你是谁,你可能是个街道上微不足道的普通人,也可能是个大人物,我都对你一视同仁。”德罗赞面对大众阐述心声,用他无比真诚的语言,“我妈妈告诉我,永远不要取笑任何人,因为你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。”

德罗赞知道,他原本有更好的办法敞开心扉去表达那一切,发到推特上并不是最好的做法,但他并不后悔。德罗赞通过自己的努力,帮助其他所有正在被抑郁症影响的人们去消除心理障碍,这样的做法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认可。

德罗赞可能是最虔诚的科密之一,时至今日,他依旧在学习科比的职业精神,模仿科比的脚步、背身技巧和后仰跳投。德罗赞的三分球可能一辈子都达不到科比的水准,但在三分线以内,他的一部分进攻技巧已经是当世不可多得的宝贵财富,甚至可以叫做艺术品。

一个非常夸张的数据,德罗赞在弧顶三分以下、罚球线以上的投篮命中率达到了50.8%,而联盟平均水准只有41.5%。

他的投篮很准,各项进攻技巧完备,但他就是不愿意投三分球。50.8%命中率的位置再往外一步就是三分线,这一步的距离就算让德罗赞下降10%的命中率,依旧可以达到优秀水准的40%。

有些事情不是不能做,只是他不想去做。一个投篮水准极高的篮球运动员却不喜欢投三分球,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,德罗赞就是这样执拗的人。

会不会与被交易有关呢?线赛季,德罗赞场均投出了3.6个三分球,命中率31%,下一个赛季被交易到马刺以后,场均三分球出手直接下滑到场均出手0.6个,本季也只有场均0.5次。

赛季中旬,德罗赞投出了近5年来最高的真实命中率。他和自己彻底和解,打出了只属于德罗赞的比赛。人生在世,无非八个字:生死、是非、成败、荣辱,说到底,就是一个“我”字。

彻底的自我,换来的是高效的表现。德罗赞赛季持球呼叫挡拆后个人终结485次,每回合得到1.049分,超越了91%的球员。赛季超过200次挡拆终结回合的球员里,只有利拉德、沃克和保罗比他更加高效,但也许没人记得德罗赞是这么优秀的挡拆终结者。

另外一项,德罗赞的面框单打每回合得到1.133分,好于联盟92%的球员。背框单打每回合得到1.038分,好于联盟83%的球员。

实际上,德罗赞是面框单打赛季回合数超过180次以上球员里效率最高的,比哈登更好;背身单打终结赛季超过100个回合数的球员里,只有恩比德、约基奇和洛佩兹能压过德罗赞。

一个弥足珍贵的、古典型进攻球员,德罗赞的存在让人们还能想起21世纪初四大分卫的荣光,以及更早时期乔丹们的进攻风采。

但是篮球这项运动,只有赢了的才有资格享受赞美。他终于没能赢下足够多的的比赛,又一次站在了赛季的阴影里。

ON-OFF数据显示,德罗赞在场时球队百回合得分仅能提升1.8分,百回合失分却要多5.9分。德罗赞被推到了4号位,防守压力倍增的同时还要兼顾一部分组织任务,这是他在之前所有赛季都没有的沉重压力。赛季出场68场比赛,输掉的比赛比赢下的还要多6场,作为头牌,他自然要承担更多的责任。

另外一头,莱昂纳德夺冠在先,猛龙本季依旧保证了良好的胜率在后,德罗赞却在圣安东尼奥不痛不痒的输掉了整个赛季。都说北境寒冷,对于德罗赞来说,圣安东尼奥的风,同样让人心寒。

《The Athletic》爆料德罗赞不喜欢圣安东尼奥,CNBC著名的马刺跟队记者Jabari-young也实锤了这一点。即使德罗赞了INS上发表 Me trying to figure out when I said that s–t, 来否认这一点,似乎也有点苍白。现实很有可能是,德罗赞的确不喜欢马刺,但他也从没有想过主动离开——他被猛龙深深伤害,却依旧保有从小被教育的忠诚意识。

下赛季,德罗赞有球员选项,一份高达2770万美金的年薪是很难被拒绝的,尤其是NBA下赛季工资帽下调已经是板上钉钉,想要在自由市场签下大合同更是难上加难。至少,目前不是一个好的风口。

马刺有太多后卫需要上场时间和球权,德罗赞显然不是培养对象。CBSSPORTS网站的作者Sam Quinn认为,德罗赞可能有五种结果:去活塞,联手范弗利特和凯西教练;去魔术,然而魔术下赛季的计划并非在季后赛冲击更高的层级;去湖人,湖人亟需持球手,但是他们更需要3D球员;对于猛龙来说,德罗赞还没有从被交易的阴影里,恢复过来球队的薪资也很难让他们吃下德罗赞;去尼克斯,但是他们不如选择对培养新人帮助更大的克里斯保罗。

但是,虽然马刺和德罗赞分别陷入了艰难的抉择中,最后的结果可能是继续互相妥协一年。

德罗赞是个好人,他不酗酒没有恶习,忠诚担当又有很职业素养。可是他身处篮球世界,这是生意场,是烟花地,是英雄冢,是这个或者那个,但从来不是德罗赞的世界,他的世界里没有三分球,也没有那么多尔虞我诈。